周其仁:制度创新很重要,网速慢根源不在技术


如下为演讲实录 (速记稿,未经演讲人审校),转自网易财经,内容有删节:

创新可以从各个角度来解读和探讨,我想一个非常现实的来跟中国经济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,包括粗线条看今天的国民经济,基本上就是两个力量在对冲,一个就叫下行,一个就是创新,到底冲出一个什么结果,不但决定今年年度的增长,也对2020年以及更以后长远战略目标,到底会实现怎么样的重大的决定。

创新和创业对下行对冲

我们理解为什么创新和创业,可以对下行对冲呢?要理解经济下行到底是哪些力量把它拉下来,我们看一下创新为什么对对冲这些向下拉动的拉力可能发生的作用。

中国国民经济下行是高位下行:07年美国金融危机发生之前,我们的年度增长率,包括季度折成年率算,15%以上,一季度是7%,今年定的目标是7%。07年从金融危机过来看,增长速度差不多去掉了一半,这当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最近去过一些地方,南方现在总的来说,沿海可以说是稳增长稳住了,可以看到北方河南大省,还有东北下行的压力还是非常大的,今年定的7%左右,到底是左还是右,真的不好说。

经济下行的力量

下来一半的增长速度,不是一个神的力量,也不是一个自然界的力量。

第一位把我们拉下来的就是全球的需求,全球的市场,金融危机发生在美国,欧债危机是欧盟,都是世界最发达的经济体,美国、日本、欧洲是中国长期依赖出口的主要市场,过去的高速增长,进出口在里面起很大的作用,最高的年度进出口相当于GDP的60%、70%,欧盟一出问题,进口一晃,出口就晃,去年3月份定的是进出口增长7%,到年终是2%,海关总署发表一个报告要公布一个消息,有一个解释,说中国的出口优势不像以前那么明显。最重要的是成本优势,我们人工贵了,土地贵了,方方面面的要素都贵了,经济增长人工就是要贵,增长就是让大家收入提高,反过来成本就贵了 。

经济下行,更要加薪,为的是提高生产力

如果收入一提高,成本一提高,我们就打不下去了,再往后怎么发展,今天怎么看我们的人均所得还是发达国家的十分之一,人均工资远远不如发达国家的工资高,德国一个新工人是三千欧元,是三万人民币。我们现在几千人民币的人工,我们的出口优势就没了,这个仗怎么打呢?这里面就要研究对冲,人工提高还有没有办法有竞争力,经济学的道理很简单,只要生产一生产,工资就提高很快。我去年访问华为,大学毕业生加薪,为什么加薪,说要招最好的人,跟今天中国的国内,跟大型央企要比,要招收新的人才。

在经济下行的时候为什么要加薪,很多地方说要停摆了,为什么要加薪?创新可以对冲人工成本,因为做的东西不一样,做的东西效率不一样。核心市场,西欧市场,不是说价格低,价格比很多国际知名品牌一定都不低,中国公司销售额10%用于研发,坚持多少年收效,西欧市场强敌如林。华为有自己研发的优势,我看过一个产品和基站,欧洲都是空间非常紧缺,手机换代,基站布到哪里去,没有成熟的空间给你。华为的基站是2G、3G、4G,一个小小的盒往那里一放,全通了。很多对手的基站是分别的,2G只能是2G的。

一个数学博士被华为招走了,任正非也不会有人情世故,话也不多,埋头就是搞算法,这种人才公司用还是不用,如果用,几年以后要出什么成果。这个算法的改善往往会得到制造业,同样是人工、机器、土地支撑一个产品,但是含量不同,公司的水平就不同。华为15万人工,5万都是外籍人,在哪个国家用哪个国家的人,用这个市场价格的人,工程师有的是贵的,为什么能用呢?这就告诉我们,给我们所有企业一个启示,不要笼统说人工贵了,所以我们就不行了。人工贵了,如果生产力没有相应的提高,当然就吃紧。但是如果你生产力提高,我们靠什么提高生产力,就是靠研发和科学技术,我跟很多企业的老板讲,这个薪水你都觉得费劲,就别当这个老板,再看五年中国人均收入还在增长,中国的蓝领工人的工资还要上涨,工资上去就打不动了,你到苹果看一看用什么工人,用什么工程师。到罗罗公司,租什么样的厂房,用什么样的工人,他们是在伦敦。

人工成本上升的益处

随着经济的增长,人工成本的上升,人工成本的上升也有好处,购买力就强了,国内市场就厚了,倒过来支持生产。你的生产率进一步比工资上升慢,你在竞争人力的市场中就是劣势,再就是工资一涨,你就没有利润,你就打不下去。所以创新和下行的对冲,所谓进出口的市场,不能垄断上由于我们人工成本高,所以我们在国际市场上表现就开始乏力,我们创新没有跟上,好多产品,好多领域只可以打的。

当然创新也可以是改变组织形态的,最近去看海尔,我昨天刚去青岛,海尔是一个大型的传统的管得很好的中国家电企业,公司很大,组织里面都有麻烦,很多一线的想法到不了老板这里来,层层报,层层批,中间会扼杀很多的年轻创业,这么成功打的顺手的企业,组织点扁平化。海尔的年轻员工,你有想法,不是层层上去,最后张瑞敏定的,内容形成了一个创业体制,你有想法提出来,有几个人愿意合伙跟你干,公司就给你配一点钱,不要层层批。把海尔变成创业平台,这个是很险的招,科层制的管理公司转成一个创业平台,大家都捏了一把汗,张瑞敏也是很有岁数,功成名就了,改不成不知道有什么结果,他就改。我们看了之后,是冒出了一套东西出来的,年轻人提出的一些东西已经开始生产了,发现全世界很多孕妇躺在床上多难受,看看天花板,做一个球形的投影仪,联上网,在天花板放电影,放新闻节目,放微信,第一批定单就非常好。

今天你不管在哪个领域,哪个方向,你如果完全没有创新能力,你就没有生存能力,因为要素的参数。再看全球出口,由于美欧经济的变化,所以我们就受影响,这句话是对的。但是这句话没有全部对,金融危机之后,七个国家在全球总需求的份额下来了,七个国家差不多占68%,现在降到了45%左右,全球份额当中,新兴市场的份额上来了。问题是我们的出口目标市场,主要很大程度还依赖于发达国家,我们的新兴市场国家有市场能力吗?

中国企业的市场开拓能力

新兴市场更发达了,跟成熟的差别在哪里,有潜在的购买力,基础设施不行,需要货运不进去。今天中国如果打全球市场,光懂工厂是不够的,就开疆破土,没有钱,借钱给你买中国货。除了工艺精良,金融配合得好,今天有外汇储备,我们有制造的能力,我们的基础设施不行,要设备都是中国产能过剩的。所以一带一路是战略性的,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是战略性的,这些国家跟我们没开放之前是一样的,穷是穷,你看到人民需要不需要制作相对比较好的东西,一样要的。

我们访问了很多人,其中有一家公司就是工商银行,去印度就不愿意去,业务机会有的是,中国人脑子里的外国就是发达国家,去纽约,去巴黎愿意去,新德里不肯去。华为为什么厉害,伊拉克都去,前线掉炸弹,中国就缺这股劲,市场开拓能力不强。北大有很多学语言的,我说学小语种敢出去打拼,将来升职最大。东盟十个国家,一个印度尼西亚一亿人,拉丁美洲很大的一块土地,春节前我去巴西开一个会,开了拉丁美洲的资源,人口,经济潜在率,还早着呢,是我们开拓能力和创新能力没有跟上。

中国外向经济下一步要靠对外投资带动

中国一些民营企业把炼钢、造码头带到国外去,很受欢迎。下一步不是单纯靠制造出口,是对外投资带动,创新跟上去,我们不会因为全球发达经济地位的萎缩,我们就一路跟着往下走,可以开发新的。我们上次去看印度,那么弱的地方,就是一个老板坐在办公室里面,很是可怜,工人在门口站着,外头就是40度。我们的家电能力,TCL走在前列,我问他们,说困难不是在国内,首先这个味就不习惯,印度饭不好吃,吃50天,就天天想中国的方便面,那么我们这个队伍怎么去打。所以创新是全方位的创新。

现在外向经济,我们要认真讨论,经济增长如果一增长,成本一上来,就对冲不了,那是没有前景的产业。中国企业可以请最好的工人,也可以转型,也可以有创造力。一定要往这个方向来走,我们才有这个长久性。不是你提高生产力企业就能解决的。

网费贵凸显竞争不够激烈

这两天李总理的话广泛报道,他就问中国上网费为什么这么贵?流量费为什么这么贵,网速为什么这么慢,这就涉及到我们讲的创新不单单是技术创新,涉及到我们的制度创新,我们是挺大的央企在提供这些服务。全球范围比,我们的竞争不够激烈,没有力量推着你一定要在性价比上改善。北大有韩国留学生,在网上发了一个牢骚,说到中国来留学,少活好多年,说上网慢。你出去一比,人家的网速很快,网速又慢,又贵,所以中国一定要把这个东西攻下来。

八项规定以后,官员不吃喝了,很多钱在银行里,这些钱不在市场里转,这个钱要花出来的,花在改善网速,把网速提高一点。我们到深圳去,深圳讨论怎么增加竞争力,我们后来就讲了一条,就是网速比别的地方快。北京是首善之区,能不能把北京的网速率先提上来的,这就是竞争力。不是一家企业就可以做到的,这是整个国家央企、国企等全面的改革,不改革我们有很多竞争力就消失在无形当中。

我们很多税费偏高,服务质量不够高,很多公司跑到了越南,因为越南缺少后勤,就是成本比你有更大的优势。去非洲,林毅夫一年去很多趟非洲,包括中国的过剩产能怎么引到非洲去,这是合乎逻辑的。我最近看到的不太合乎逻辑的,制造业不是房地产,只是高端制造业,05、06年我一直跟着看的台州一家民营小企业,就是做快餐的塑料刀叉,把杯子这个行当放到宾夕法尼亚州去生产,我觉得逻辑上讲不通。我就问为什么开到宾夕法尼亚,他把那个DVD给我看,副州长都跑去了,他说给你算,土地比我们便宜,电价比我们便宜,美国招商引资的力度跟90年代一样,民营企业家很自豪,还可以见到副州长,一比下来,就是人工比我们贵,但是劳动生产率就高,而纸被用的人工少,纸杯在发达国家不能烫人和漏,主要市场在美国,你用人工比我们这里贵,运费省下来了。我们研究中国经济的人要当心,我最近做一个研究,不管你去天南海北,你把当地的参数报过来,地是什么价,人什么价,税是什么价,政府办事容易不容易。我们一线城市一个建筑土地成本70%,去澳大利亚投资,同样一个建筑,土地建筑到最后卖价成本的17%。

创新,从后发到探索

长期看通过金融创新,把这些问题解决,不解决我们还是容易大起大落。这样的问题也是创新决定的,股权融资,直接投资,放进去的钱不能抽回来,想法变化了,怎么把这个资源拿走,投了资,家里要看病,不能到工厂去拆一个机器,所以必须有转让机制,只要搞股权就有一个灵便的转让机制。

我们这么一个大国经济,当然我们自己看中国资本市场很大,跟国民经济比,在社会综合融资当中比例还是偏低。解决了以后我们鼓励更多的人,现在说万众创新,大众创业,如果没有资本市场来识别,把最有潜力的小微企业,支援每个企业。所以我补充一条,为什么创新对今天的中国经济更重要,下面我再加一点,从中期看创新,我们到了一个落实变化的时期,因为我们过去一直是后发,后发就是你走过了路,我看明白了,集中国家的力量来干,我们今天的经济工作,科学工作,研究工作,也有人发达国家怎么样,研究好了,做一个863计划,“十三五”计划,今天开始我这个话可能对还是不对,中国要准备对付那个不知道,知道了是一种创新,就是跟随性,仿制性,无非结合我们的情况做一些调整。

真正的科学创新是对付未知,不知道的,科学的麻烦就是探索不知道,我们现在整个体制动不动来考察,问你创新了没有,动不动叫你填表。三天两头就考核你,大家可以办一个公司帮助大学科研机构填表,用互联网技术填,你都搞不清楚,你还搞什么科学研究。刚才几位讲到原创,就是你不知道的,你再组织专家委员会评,他们也不知道。

华为销售额10%拿出来做研发,因为并不知道投进去的钱产生多少效益。最后守一个投入点,反正100元要求10元做研发,这是应用性的,是最后市场可以检验的。你看看历史上的科学中心,古希腊,中国春秋战国,要有一批人养他,历史唯物主义也对文明做出了贡献,衣食无忧,写不出来也发粮,再写不出来加薪水,不要去问。当然前提要把这个人挑出来,探索是他的命,在我们今天国力允许的情况下给够资源,不要两三天去开会,当年聂荣臻就两条,优秀的人集中起来,为国家的国防使命做贡献,剩下的就是第一条没有什么政治学习,两弹一星搞出来就是政治,不要去干扰科学家的连续思维,不要让杂事去打扰人。

还有不搞运动,再就是当年是很困难,聂荣臻是元帅,给三军打招呼,弄一点肉和蔬菜,给科学家吃。我们都是追赶型的决策模型,弄清楚,下决心,指哪打哪。攻关的前提要知道那个关,今后很长时间这种打法还要占很大一部分,但是中国发展过程中,完全可以成为一流而做准备,科学上探索未知,什么条件可以有助于中国探索未知,探索为了未知的东西,怎么最大程度上得到应用,把好的想法变成产业和竞争力,这些问题从中期来看,比当下对冲下行可能是更长远的。(来源:虎嗅)【责任编辑/陈伟】

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,直通硅谷,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。LP均来自政府、互联网IT、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。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、通信、互联网、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。决策快、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。
相关文章
周其仁:制度创新很重要,网速慢根源不在技术
周其仁:制度创新很重要,网速慢根源不在技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