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小平:见到papi酱后,我的生活就发生了变化


世界的变化有点快。网红、直播的快速兴起,使投资市场也发生了微妙的颠覆,这一切,让身经百战的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觉得有点慌。直到见过papi酱,他说“自己的理念发生了变化”。

4月25日,徐小平在上海交大发表《从俞敏洪到papi酱》的主题演讲,悉数从新东方到真格基金的酸甜苦辣,也分享了投资papi酱背后的故事。

“这几件事,让我这个自以为跟得上时代的人,感到了惊恐”

我本人做天使投资,做了很多年,也很自信,但当我正感到沾沾自喜的时候,我发现过了一个春节,自己突然对中国创投环境感到了陌生,对有几件事情感到过时了,感到不理解了。

第一是直播现象,突然之间崛起,大网站、小网站都在做直播,会不会持久,会不会成为未来的视频和文字的替代品,我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人人谈直播,人人做直播,而且具有垂直性。我肯定不理解,在座的创业者也可以不喜欢,但是不得不关注,因为这是发生在眼前的现象。

第二个是网红现象,网红是什么?网红其实就是未经任何人授权的互联网品牌,以及未经授权的有影响力的个人。正规的网红一夜之间砰然崛起,给整个创业环境、创业方法带来了很多冲击。

过去我们找了很多的项目产品、服务,但找不到用户,到处花钱登广告,到处找人授权。一个产品出来,立刻就面临着营销的问题,这个是商业中非常重要的问题。过去很多项目推广的成本很高,许多人跟我说徐老师帮我转一下吧。我微博转了之后多了七八个用户。现在两三个网红就能撬动几千万的销售。

第三件事是我遇到了聚美优品的创始人陈欧,我说现在谁还玩微博,他说徐老师是大V,我说你才是大V。现在大V不玩了,是无数的小V在玩,时尚、艺术……有一定才艺的人在微博上非常活跃。微博的市值从两年前8亿美元,现在到了数十亿美元。说明微博成了一个红人发掘经济价值的地方。许多人在微博开帐号,卖茶,卖酒,卖各种各样的产品。

这几件事情,让我这个自以为非常跟得上时代的人,感到了一种惊恐。

“见到papi酱后,我的生活就发生了变化”

就在这个时候,我们(真格)的董事总经理顾旻曼,她听说我对网红现象不理解,问我想不想见papi酱。我特别高兴,见到papi酱后,我的生活就发生了变化,我的投资概念,投资的理念也发生了很大变化。

papi酱在网上发了40多个短视频,火起来了。我看了觉得很深刻,papi酱揭示了人性深处的某些东西,她有正确的价值观。我看到的不是一个当代网红,是一个有深度的表演艺术家。在顾旻曼的引荐下,我做了很多准备,可惜第一次见面来的是papi酱的合伙人杨铭,不是papi酱。

杨铭长得非常帅,是个非常优秀的经纪人。大一在戏剧学院读书的时候去华谊兄弟实习,非常能干。周迅离开华谊的时候,只要了三四个人,其中就包括杨铭,后来甚至指定邀请杨铭做经纪人。杨铭自己有一家公司,Angelababy也是他们公司签约的演员,papi酱只是他的公司一个审剧的人。我跟杨铭聊了以后,第二天,papi酱终于来了。

跟papi酱见面的当晚,我们聊了三四个小时,解决了两大问题。

第一是股权结构,最后定下来杨铭作为商业机构的主导者,papi酱是主创者,他们还有两三个合伙人。一开始我们有几个担心:papi酱万一价值不如Angelababy怎么占股份,如果超过了Angelababy怎么谈股份,生产关系决定生产力,生产关系说白了就是股权结构,利益怎么组合。最终结果是杨铭把Angelababy的公司交由一个团队去管,股份大部分让出来,大部分时间专注于把papi酱做大。

第二是papi酱到底做什么。假设papi酱一成功就出大视频、大电影,可能风险就大了。我就说做短视频,与此同时考虑变现,考虑做电商之类的。当然现在papi酱宣布要做一个网站叫papitube,把短视频放上去,最终形成一个商业模式。

这个聊完了以后,我们可以做投资。

接下来就是关键问题,投多少钱,占多少股份。一般创业人来到我这里(我)就讲理想,讲立志,讲崇高,谈钱的事情我就交给王老师(王强),朋友之间谈钱伤感情。

并不是钱越多越好,这个是创业者最大的误区。杨铭说有人出8千万人民币占20%,估值3亿,我说要8千万干什么?如果不做电影,不做视频的话,钱其实也无所谓。最后谈下来,我们给1亿的估值,投资1200万。

第二天早上我6点钟看着手机的短信写了接受我们的投资,这个就是投资的过程。

“papi酱什么都不需要,只要做自己”

papi酱道路的还长,要寻找商业模式,还有很多的麻烦。但她在创业领域引人注目,是令人关注一件事情,以至于引起了广电总局的注意。

在总局下发通知的时候,离4月21日的拍卖会也越来越近了,我们内部也争论要不要继续做,当时觉得改了就好了。

还有一件要说明的事情,其实在总局通知之前的一星期,我们就已经决定把钱捐给出去。并不是像有人猜测的那样,因为总局,才决定捐献的。

刚才书记(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副书记朱健)问我为什么要投papi酱,一个大学生没有毕业,凭自己的聪明才智以极低的成本创造了一个东西,她的视频背景就是饮水机和沙发,她对自己的未来有信心,对自己所处的创业环境有信心。papi酱象征着中国青年希望,她不需要任何权威。我觉得是一个“双创”时代最伟大的现象,这个现象早就有了,只不过到了papi酱,成为了一个标志。

在中国有多少拥有艺术才华,文学、艺术各种各样能力的人。通过网上的直播,现在这个时代搞文科的人,他们也有了实时变现,梦想成真的机会,每个老百姓,每个有知识的人在时代里面可以混入创业大潮里面,这就是papi酱对今日双创时代伟大的意义,你什么都不需要,就是做自己。

精彩问答部分

Q:在投资papi酱的过程中,罗振宇提出拍卖广告位,对你们投资议价意义是多少?

徐小平:广告拍卖这件事情对投资价格多大重要,我觉得非常重要,papi酱拍卖意义是什么,就是告诉全世界新媒体是有价格的。当时拍卖完了以后,在现场20万起拍,最后是有人说1千万。罗振宇说人类历史上最昂贵的一条广告诞生,为papi酱影响力打下了基础。

Q:优酷投资罗辑思维,罗辑思维投资了papi酱,有人说是阿里做的局,真的吗?

徐小平:完全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Q:你前两天说到创业者都应当成为网红,你投的网红像陈欧、马佳佳,大家有一些争议,有人说马佳佳是忽悠,请问您怎么看?

徐小平:假如说陈欧很红,但是聚美优品销售的一塌糊涂,没有东西卖,那他就是一个传播者。马佳佳是一个优秀的传播者,她是卖成人用品,如果她一年销售十个亿,没有人会问这个问题。但是她的产品出事故了。马佳佳作为一个早期的网红,她的问题是没有商品跟的上,因为她自己的出名,她成为了一个传播者,一个传播学教师。但是大家期待他是一个创业者,但是产品在哪里呢,所以马佳佳被人们置疑。根本在于马佳佳满足了大家对传播者的期待,但是没有满足大家对商业化的期待。但是我要说,马佳佳一直很努力,她一直在寻找合适的商业模式。

Q:资本市场有没有对网红估价的区间?

徐小平:从投资角度来说,投资人是天底下最精明的人,他们也不会瞎投,所谓市场经济就是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。市场永远有一只看不见的手调节不同的东西,是有人不按常理出牌,但不是市场常规的现象。自媒体怎么定价?第一要相信市场,它的自我调节能力,第二比如假设papi酱什么不做,就出短视频,它可能一年就是五六千万的广告,而且是用手机拍的,起码4千万纯利润,定价的事情是不一样的。

Q:现在很多人更加相信一些网红大V,微博大V的信誉,去买东西,网红和电商平台还是有利益冲突,你怎么看这种冲突,未来可以协调吗?

徐小平:刘强东是非常懂得自媒体的人,他经常以个人的魅力在网络上引起很多人的关注。所以刘强东是京东有人格魅力的企业家代表,反过来讲,罗振宇是一个人,但是罗振宇本身就是一个入口,就是一个平台,你刚才问这个问题,没有冲突,它是并存的。人的力量因为网络得到解放,人作为商品入口的时代已经到来了,可能跟网络巨头媲美,抗衡。社会效益会千倍地提高,成本也会低下。【责任编辑/杨震】

注:本文转载自创投独角兽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

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,直通硅谷,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。LP均来自政府、互联网IT、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。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、通信、互联网、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。决策快、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。
相关文章
徐小平:61岁了,我还享受着投资带来的兴奋感
徐小平:61岁了,我还享受着投资带来的兴奋感
徐小平:合伙人的最高境界——士为知己者死
徐小平:合伙人的最高境界——士为知己者死
徐小平撰文曝光内幕:罗辑思维为什么放弃了papi酱?
徐小平撰文曝光内幕:罗辑思维为什么放弃了papi酱?
【创客100投资人说】徐小平与黄晓明:VC的寒冬并不是天使的冬天
【创客100投资人说】徐小平与黄晓明:VC的寒冬并不是天使的冬天
徐小平:见到papi酱后,我的生活就发生了变化
徐小平:见到papi酱后,我的生活就发生了变化
有关创业者和网红的关系,徐小平是这么说的
有关创业者和网红的关系,徐小平是这么说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