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投资人说:没创过业,做什么投资人?


AngelList是一家专门连接早期初创企业和投资人的融资平台,2010年在硅谷成立,称得上是美国股权众筹鼻祖。几年前,它推出了一项叫做Syndicate的功能,让单个天使投资人找到其他投资人进行众筹、抱团,目前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完成了超过5.45亿美元的资金筹集工作,所投资的初创企业多达1400家。

为了延续这样一种积极的发展势头,该平台又推出了一项叫做Angel Fund的功能,通过天使基金来为天使投资人提供完善的基础设施和资本支持,扩大以各家初创企业为目标对象的投资交易规模,不需要像运营专项基金那样麻烦。

本文主人公Rick Marini就是第一批运营Angel Fund的天使投资人。作为一名连续创业家,Marini曾经参与过Tickle、BranchOut和Talk.co等公司的创建工作,投资过的初创企业超过50家。另外,他还是数家传统风险投资基金的有限合伙人。

在这篇采访中,他分享了自己从运营负责人到基金经理这一路走来发生的故事。大致说来,包括以下三点:

第一,能够顺利完成如此之多的投资交易,主要是因为作为一名曾经的创业者所创造出来的价值,并不是他拿出来的投资金额多少;

第二,与投资优秀创意相比,投资优秀创始人才是更为重要的事情;

第三,Angel Fund能够帮Rick削减不必要的支出,保证属于自己的那份权益。

下面以问答形式来具体介绍Marini的观点:

问:从性质上说,你既是天使投资人又是基金运营负责人。在过去十八年中,你创建了三家消费科技公司,将它们成功卖身,并且投资了超过50家初创企业。请问,你是如何同时做到这些的呢?

答:当你为早期初创企业提供支持时,曾经的创业经历能够起到非常大的帮助作用。就我个人而言,我选择将投资重点放在消费科技这一块。因为这样做有两大好处,第一,得益于在这一领域多年的工作经验,我能够更好地评估那些企业;第二,作为曾经的企业创始人,我更能够理解他们的想法,尽量从他们的立场出发来思考问题。

作为一名天使投资人,我个人拿出来投资的钱并没有多少,起到的作用也并不大,但是我的创业经历却能够带来不少额外价值。正是因为这样,我才能够顺利完成之前所有的交易,投资那么多的初创企业。

问:那么,具体说来,你都是如何为企业创始人提供帮助的?

答:我经常跟那些想要筹资的企业创始人说,想要顺利达成筹资目标,或者至少完成一半的筹资目标,那就得找一个专门的筹资负责人。这样一来,企业就可以节省不少时间和金钱。

接着,集结一些能够创造大量附加价值的天使投资人,另外要注意保证他们的背景多样性。比如说,既要找企业增长专家,也要找产品研发专家;既要找营销宣传专家,也要找创意设计专家。简单地说,就是要尽量集结质量较高、背景不同、专业互补的天使投资人。

而我能够切实创造价值的领域,那就是众筹。举个例子,我在Angel Fund参与的第一笔交易,就是Rinse公司的A轮融资。当他们后来又准备发起B轮融资时,我就帮他们联系了其他适合他们的公司合伙人,以中间人的身份替双方进行了介绍。

问:你曾经创建了三家企业,而且成功变现。那么,在你看来,企业创始人应当在什么时候开始考虑退出市场?

答:首先我认为,创建一家公司并不是为了到发展后期能够卖个好价钱。搞清楚这一点,是非常重要的。因为创建一家公司最为基础的目的,应该是通过自家的产品和服务,来为广大消费者提供便利,切实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影响。

作为一名投资人,我需要判断某家企业提供的产品和服务,是否能够真正满足市场需求,是否能够为消费者带来便利。除此之外,我还需要判断这家企业的团队,是否符合我投资的标准,是否适合提供迎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和服务。如果这两个方面的条件都满足了,那么我决定投资的可能性就比较大。

但是,如果我看走了眼,挑错了创始团队,那么投资交易的回报率就会特别低。用数字来说,在一个创新性市场当中,80%到90%的价值都是属于第一名的,10%到15%的价值是属于第二名的,再剩下5%到10%是属于第三名的。也就是说,就算我挑选了正确的行业领域,但是挑错了企业,那么投资交易所创造出来的价值也会非常低。而且就算我挑选了行业中的第二名,它所占有的价值份额也就只有10%到15%。

就以Uber和Lyft为例。作为共享打车的行业巨头,Uber现在的身价高达650亿美元。但同样是共享打车企业的Lyft,身价就只有60亿美元,最多70亿美元。也就是说,它所创造出来的价值,就只有Uber的十分之一。假设现在,你是Lyft的早期投资者,那么在这样一个大热行业中,你的投资回报应该还是非常可观的。但其实,Uber早期投资者拿到的投资回报要可观得多。这就显示了,在同一行业中,第一名和第二名之间的市场份额差距。

问:你是否投资过Uber或者Lyft?

答:没有。但是,我与Uber有那么一点渊源。在Uber正式上线之前,我参加过一个晚宴派对。在那个派对上,Travis一直都在宣传他的想法。要知道,当时他的想法,是创建一家提供按需“黑车”服务的公司。但是我觉得发展空间较小,目标市场太过狭窄,因此没有掏钱投资。与之相反,Lyft针对的是更加普通的用户,提供的是更加普通的打车服务。

但是,问题就出在这儿。对于这两家公司商业模式的评估,我想我并没有出错。错就错在,我没有能够正确评估他们的创始人。说实话,我认识Travis好多年了,我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善茬,一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,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出点成绩。

经过Travis那件事,我才认识到,其实与创意本身相比,选择合适的创始人进行投资,才是更为正确的做法。毕竟光有新颖的想法是远远不够的,只有再加上优秀的创始人,才能够在最大程度上创造价值。如果你选择了合适的团队进行投资,那么日后打造出大受市场欢迎的产品,是绝对没有问题的。但是如果你选择了错误的团队进行投资,那么想要较高的投资回报就比较困难了。因为就算他们的想法比较新颖,最终也无法打造出成功的产品。

问:所以说,你在投资时,更加看重的是企业团队和市场机遇,而不是未来能否卖个好价钱,成功退出市场,是吗?

答:话也不能这么说,我也会考虑投资对象未来是否能够成功退出市场。当然了,这并不是说,我就一定会考虑他们未来是否能够成为独角兽或者成功上市。

作为一名种子阶段投资者,我必须要考虑的一件事,就是进行A轮融资时投资者对于公司的看法。假设我投资的公司,现在正在进行一轮20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,融资前公司估值为800万美元,融资后公司估值为1000万美元。那么,按照常理,它很有可能会以1亿美元的价格顺利卖给Facebook、谷歌或者微软这类大公司。这时候,与我投下去的钱相比,我是不是就能够拿到高达十倍的回报?

但其实,并不是这样。某家投资A轮融资的公司的合伙人,一年要审核多达500家公司,可是最终决定掏钱投资的,就只是其中的那么一两家。所以说,就算这位合伙人知道某家公司最终能够以1亿美元的价格成功卖身,也不会果断掏钱投资。因为在其考察的500多家公司当中,能够以超过1亿美元的价格成功卖身的或许更多。

因此,就算我投资的这家公司,存在以1亿美元的价格成功卖身的可能性,也不一定就能拿到A轮融资。或许他们已经在市场上证明了自己的价值,但是却没有充足的资金作为支持。如果他们想要进行纯粹的人才收购,那么出钱收购的公司是不会在乎投资者的,他们只想要额外拨出一部分资金来留住所收购公司的团队。这么看来,最好的结果,就是我把一开始投下去的钱拿回来。但与之相比,投资缩水的可能性更大。也就是说,在我看来,能拿到10倍投资回报的交易,最后或许只能拿到原先投资数额10%的回报。

问:那你有考虑去传统意义上的风险投资公司工作吗?据我所知,你现在是多家基金的有限合伙人,比如说Accel Partners、Binary Capital和Velos Partners,但到目前为止,你都是以个人名义进行各项投资交易的,这是为什么呢?

答:在过去十八年中,我的身份一直都是创业家,而且我真的非常喜欢运营负责人这个角色。但另一方面,我也很喜欢为那些有发展前途的创业者提供支持,利用自己的创业经历去帮助他们。而天使投资人的身份,恰好能够让我同时顾及这两个方面。

在过去十年中,我大多都是以自己的名义进行独立投资。但是在2013年,Naval Ravikant向我介绍了AngelList。当时一听到这个消息,我就决定要加入进来。不仅是以AngelList投资人的身份加入进来,更是以一个利用其平台的投资人的身份加入进来。

因此,我掏钱投资了AngelList,并且在2013年完成了第一笔联合投资交易,与其他投资人一起投资了一家叫做Luxe Valet的公司。在我的所有投资交易中,那是第一次有外部资本出现。

随后,当Luxe准备进行A轮融资时,我帮他们引荐了红点风险投资,又在他们准备进行B轮融资时,把他们介绍给了当时在风险投资机构Venrock工作的我的一个朋友。后来,Luxe就顺利从红点风险投资、Venrock和全球最大的租车公司赫兹租车(Hertz)手上拿到了7500万美元的投资。对于所有通过AngelList进行联合投资的公司,我都参与了它们后续的每一轮融资。

问:现阶段,你的所有投资交易都是通过AngelList联合投资完成的吗?在你的全部投资活动中,AngelList占据着怎样的位置?

答:在2013年到2016年期间,我都是以个人名义进行直接投资的。当然了,其中也包括一些通过AngelList进行的联合投资。接着,在2016年,CSC设立了一个专门的基金,以便与AngelList的投资人进行联合投资。Naval Ravikant和我负责了前两次的资金筹集工作,所筹到的资金组成的基金现在就叫做Angel Fund。

当你通过Angel Fund来投资时,所有的私人天使投资交易都会通过这一基金来为完成,以避免在基金之外进行反复挑选的情况出现。我自己是向这一基金投了钱的,所以在每一笔完成的投资交易当中,都包含有我自己的钱。

问:除了你自己,还有哪些人或者机构向这一基金投钱了?

答:第一个基金大概筹到了80万美元的资金,第二个基金也差不多。其中,在第一个基金当中,CSC出了将近一半的钱,剩下一半来自AngelList的联合投资伙伴。不过,这并不算是联合投资,而是一次封闭的筹资活动。也就是说,这些人并不是跟着我一笔一笔地进行投资交易,而是提前缴纳资金,通过我对每家企业创始人和投资人的评估,来决定投资哪些企业。当然了,他们都希望投资那些我比较了解的早期消费科技公司。

问:与以往一笔一笔地进行筹资和交易相比,现在这样一次性管理和支配大量资本,对你的投资人身份有什么影响吗?是否带来了某些变化?

答:首先,这种方式带来了一个好处,那就是你知道资金已经筹集好了,放在某一处,随时可以使用。到底拿多少钱出来投资,我心里能够提前知晓得一清二楚。但如果是与其他投资人一起进行联合投资的话,我就不知道到底要拿多少钱出来投资。

不过,联合投资也是有好处的,因为它有SPV(特殊目的载体)结构。换句话说,只要你投资的公司顺利退出市场,那你就能够拿到钱。但Angel Fund就有点像风险投资,因为我需要提前将所有有限合伙人的资本还回去。如果基金规模越大,那么归还原有资本所需要的时间就越长。

问:最后问一下,你觉得与AngelList团队共事,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?

答:答能够与他们共事,我非常高兴。因为像Jake Zeller这类人,以及他们的团队,能够帮我处理好所有后端管理工作,就像运营合伙人在风险投资基金中所做的一样。另外,除了后端管理工作,他们还会处理与电汇、法律文件和报税有关的工作。总之,在他们的帮助之下,我能够节约很多时间,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。【责任编辑/杨雅倩】

(原标题:Rick Marini:没创过业,做什么投资人?)

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,直通硅谷,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。LP均来自政府、互联网IT、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。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、通信、互联网、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。决策快、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。
相关文章
吴晓波:我观察了10年才发现,那些很努力却没有成就的人都有一个特点
吴晓波:我观察了10年才发现,那些很努力却没有成就的人都有一个特点
【干货】6种让你趋近完美的创业要素
【干货】6种让你趋近完美的创业要素
大师级的管理者,无非是做好这3件事!
大师级的管理者,无非是做好这3件事!
什么样的人最有可能做好运营?
什么样的人最有可能做好运营?
【晨早推荐】小老板为什么很忙  事业却做不大
【晨早推荐】小老板为什么很忙 事业却做不大
赚了一个亿的人,都在利用人性的弱点
赚了一个亿的人,都在利用人性的弱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