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一卷草席下南洋,如今称雄半个东南亚

背着一卷草席,捏着一张8块大洋的儿童船票,带着父母一句“要出人头地”的话,他下了南洋。如今,他创立的企业已成长为产业遍布五大洲的“日不落集团”,家族子弟更常年雄霸东南亚多国富豪榜。

《李光耀回忆录》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:改革开放之初,邓小平向李光耀请教富国之道。李回答称中国只要追上来,肯定会比新加坡做得好。

他说,我们南洋华人都是目不识丁、没有田地的苦力、渔民的后代,祖先在大陆吃不上饭才舍命闯南洋,而士绅、官员等精英都留在了大陆,大陆没理由搞不好。

但就是这些当年吃不上饭、逃难下南洋的华人,穿梭蕉风椰雨之间,经过两三代的努力,在东南亚成就了海外华人最大、最成功的经济体。

新加坡巨擘郭芳枫一族则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。


一卷草席下南洋

郭芳枫出生在福建乡下的一个贫民家庭,自幼随父母从事耕种,10岁才去私塾读了3年书。

1928年,为了躲避祸乱、找口饭吃,郭芳枫决定去南洋闯荡。身材矮小的他,揣着一卷草席,花8块大洋买了一张前往新加坡的“儿童半价”船票。

临行前,父母千叮万嘱,希望他能“出人头地”。

航期并不久,船上却瘟疫蔓延。轮船驶入新加坡港,乘客不准上岸,又在船上待了2个星期后,郭芳枫才踏上新加坡的土地。

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五金店里做杂工,为了省钱,晚上忙完,他将唯一的家当——那张来自福建的草席铺在地上席地而睡,天没亮便起身打扫卫生、整理店铺。

每天早上,郭芳枫还得徒步赶往码头,抢先登上货船放货。当时,新加坡出口货物多,船却很少,如不能赶早,发不了货,就是大事故。

为抢位置,他常冒生命危险“走近道”,沿着船舷拽着粗大的索络爬到货船上。一次,郭芳枫在攀爬时从高处摔下,躺了一个多月才能起床。

干着苦力活的郭芳枫,始终记得父母的那句“出人头地”。他觉得这么干不是个办法,便说服老板、在下班后去当地的夜校进修,提升文化素养。

此后,郭芳枫不仅记熟了五金店铺经营各项器材的名称和用途,掌握了出口贸易的运作程序,还学会了招徕顾客、接洽生意,从打杂小工一步步升迁为总经理。

当了13年的打工仔之后,羽翼渐丰的郭芳枫决定自立门户。

1941年,他邀请郭芳来和另外两个兄弟来到新加坡,四人合办了一家名为“丰隆”的小商店,专做建材、五金、油漆、采胶器材等生意。

半个世纪的变迁后,“丰隆”成了亚洲最大和最成功企业之一。

当了老板的郭芳枫,几乎没有犯过任何错误。其敏锐的嗅觉和对时局的远见堪称传奇:日据期间,他拿出全部身家囤积军需物资,让身价在炮火最隆时飞涨。

二战尾期,他又把资金全部投入五金、建材,在战后经济复苏的需求下,丰隆的仓库成了金库,驶离新加坡的货轮源源不断地给郭芳枫换回着成打成打的钞票。

拿着大把钞票,郭芳枫想:各国战后重建,地皮肯定值钱。1947年起,他以廉价大肆购入新加坡地皮。到了70年代,这些地块全部升值数百倍。丰隆则一边出售地皮,一边自己做房地产,很快便将房地产做成了集团支柱性产业。

那是新加坡经济奔腾的年代,各行各业都有强烈的资本需求,郭芳枫又筹办了丰隆金融有限公司,以雄厚的资本对抗国际银行巨头,为集团又添一份大事业。

进入80年代,郭芳枫已是《福布斯》评选的世界十大华商富豪之一,丰隆的业务也相继拓展到制造业、酒店等多元领域,成为新马无处不在的寡头级集团。

1995年,郭芳枫逝世,但丰隆反而从东南亚巨头成为更大跨国集团。其中最主要的原因,是郭家的二代子弟们继往开来,精英经营者如雨后春笋,前赴后继。

郭家四兄弟的子女,皆有卓越的成就,其中最瞩目的当属郭芳枫长子郭令明和大哥郭芳来的长子郭令灿。这两堂兄弟,分别以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为根据地,将一分为二的丰隆发展壮大成多领域的巨头。

囊中羞涩的富二代

郭令明是郭家“钦定”的接班人,外人艳羡的标准富二代,但他一度和这个身份紧张对立,因为直到步入中年,都没有享受到富二代的待遇。

谈到成长史,郭令明认为,父亲的严格训练是造就他成功的关键因素。他说,大学毕业回到公司上班时,父亲要求他做一件事,从来不会有耐心告诉他到底怎么做,也不会跟他解释,只跟他要结果,但若他有稍微的懈怠,就会被指责。

“只叫我跟着他的指示做。当时,真的觉得他很无理!他可以摇个电话来,叫我做这个做那个,说完马上挂断。10分钟后再拨回来,问我进行得如何,如果我说:我正在忙别的,他就会说:我叫你做的事情,当然比较重要!”郭令明回忆。

非但是工作上要求严厉,生活上也是相当刻薄。

当时,郭令明的任务是,协助家族刚刚创立的金融公司发展。为了与大银行抢客户,郭令明经常像卖保险的推销员一样,利用所能利用的一切途径,跑出去找顾客,工作非常辛苦。但父亲却每个月只付给他150美元的工资,绝不多给,让他的生活都捉襟见肘。碰上朋友聚餐之类的社交活动,堂堂丰隆“大公子”,经常因囊中羞涩而遭遇尴尬。

“他说,不要想钱,要想工作!我们没有分红,我清楚地记得,我向父亲抱怨,说他是个守财奴,因为我的钱不够花。而他告诉我:按他说的去做,不要抱怨。”

受不了这种物质和精神双匮乏,又不完全理解父亲苦心的郭令明,还一度出走到马来西亚槟城,试图逃离“魔掌”。但很快就被父亲找人抓回来,接着炼。

“现在回想起来,父亲是对的。我从他身上学到许多东西,跟着他去做,让我有了今天。”后来,郭令明也用父亲那一套教育下一代:要做让他们吃苦的导师。

作为家族的拓荒级功臣,郭令明还是众望所归的第二代掌门人。

1993年,郭芳枫仍健在时,郭令明就说服父亲以“城市发展”为核心,大力发展酒店产业。是年,他斥巨资将新西兰20家酒店,以及伦敦告罗士大酒店、香港日航大酒店、吉隆坡丽晶大酒店等多家酒店“收编”旗下。

1995年正式出任集团主席后,郭令明又联合阿拉伯王子以25亿元购入美国纽约广场大酒店,并创立千禧国敦酒店有限公司,打造丰隆专属的五星级酒店品牌。

如果说,这些投资都是郭令明在家族资本基础上合乎情理的发挥,那他随后的举措则应证了“虎父无犬子”。

完成这些布局之后,预判区域经济将出现大波澜的郭令明一反前态,采取稳健的收缩策略,开始在内部管理与风险管理上做文章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,采取防守姿态的丰隆不但没像其他大集团那样受到牵连,相反还维持了不菲的盈利。

浪潮褪去后,保存实力的郭令明又立即出手抄底。

1999年,他抛出近50亿元,一举收购了28家美国富豪酒店,使丰隆旗下的国际豪华酒店数量逾百家,被誉为以低价出击的“商界猎人”。

如今,丰隆旗下千禧国敦已发展成为亚洲最大的酒店集团之一,辖下的酒店数量遍布亚洲、大洋洲、欧洲以及美国,是亚洲范围内屈指可数的问鼎全球版图的酒店帝国。在中国大陆,知名的千禧和M酒店,都是集团的下属品牌。

除此之外,郭令明还在贸易、工业等领域更进一步。以中国大陆为例,丰隆先后控股及并购了包括新飞电器、广西玉柴、杭州利士在内的多家知名企业。

声名不及父亲显赫的郭令明,在资产上却达到了父亲也没有过的成就——问鼎新加坡首富。多年来,尽管东南亚老家族历久弥新,新强人层出不穷,但郭令明从未缺席新加坡富豪榜的前三甲。

被问到一个成功的商人,必须具备怎样的特质时,除了重申父亲的经商哲学:做生意要有远大眼光,要配合时代需要。顺应形势的要求,把握时代的趋势和脉搏,从而因势利导,采取适当的经营对策,郭令明还特别强调:

要有想象力,但是这种想象力必须是现实的和可操作的,也必须要有成本意识。做生意不能太感性,一切要实际,要计算回酬,认真研究再出手。风险太大别尝试,也要做出最坏的打算和后备计划,有后路可退,决不能意气用事。

然后,必须抢占先机,迅速行动。无论做什么,都要有一个好的管理团队来执行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执行看上去很容易,但它经常是最困难的。好的管理团队要做到行动迅速、发现商机,并确保完成。

对想做的事情,要爱上他!有热忱和浓厚的兴趣。

他说:立下目标时要做好无法达致目标的准备,做好了准备就要更勇敢做梦,热爱目标!如果你没有热情,就不会长期投入,也不会有创造性。一旦有了热情,就会超越自己的能力,去想怎样提升你的工作、创造更多的利润、领先竞争对手。

一笔买卖净挣29亿美元

相较堂兄郭令明,小两岁的郭令灿更神秘,也更具传奇性。

郭令灿是郭家一代中大哥郭芳来的长子,他被称为“神秘富豪”,很少在公众面前抛头露面,舆论对其知之甚少。

有评论认为:出身南洋豪门的郭令灿,获得成功是理所当然之事。但实际上,自郭令灿崛起后,整个家族才跃升至新的高度。

1963年,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独立,郭家四兄弟在经营上出现分歧,决定分家。

郭芳来前往马来西亚发展,但沿用了“丰隆”的品牌。

当时的丰隆已是新加坡著名企业,但是郭芳来分得的产业并不多。郭令灿进入家族企业时,所谓的马来西亚丰隆集团,上下一共一家贸易公司和3家小工厂。

从英国深造回来后没几年,29岁的郭令灿就全权接管了丰隆的业务。

1972到1982,是郭令灿在让马来西亚丰隆脱胎换骨关键10年。

他先将3家小工厂做大,然后增设、并购了一系列小型工厂,迅速规模化。进入80年代初期,其丰隆工业、马太平洋、谦工业等子公司均成长为马来西亚独当一面的大规模工业制造集团。

这期间,郭令灿的经营可以总结为三大核心策略:

一、特别重视人才,一直强调“无形资本”的理念,每年都花费大价钱延揽专才。

二、将生产资料延伸到商标、技术、信誉等资本,要求直属企业强调企业文化和品牌,营造出“大马国民得知是丰隆的产业,下意识便觉得有质量保障”的效果。

三、只收购濒临破产、资本严重不足的企业,行业不限,从制造业、休闲业都去涉猎,其投资令人眼花缭乱,但所有纳入旗下的企业最终都被他扭亏为盈。

在当年的马来西亚,将人才战略、品牌战略上升到如此高度的企业家,只郭令灿一人。

少年扬名后,郭令灿很快“暴露”了更大的野心。他学的是金融,热衷的事业也是金融,做实业,只是其纵横资本的跳板。

马来西亚的金融管制很严格,1966年后再没有发放银行牌照,郭令灿便将精力放在了环境宽松的香港。

多年间,他一直利用实业挣来的钱投资金融产业,不断试水。1982年,资本日益雄厚的郭令灿收购了当时名不见经传的道亨银行,1989年,他又收购恒隆银行,然后将两家银行合并。

1993年,道亨银行在香港联交所上市,6年后,道亨成为恒生指数成分股之一,晋身恒指四大银行。

2001年,郭令灿更是做了一笔热议至今的买卖。

当年4月11日,香港各大传媒收到紧急通知,新加坡发展银行(DBS)与丰隆就收购道亨银行一事举办联合发布会。消息一出,超过100名记者蜂拥入金钟万豪酒店,发布会上,双方宣布:新加坡发展银行以3.3倍账面资产净值作价,约合53亿美金的价格,收购道亨银行。

然而引爆各大媒体的主人公却没有现身,弟弟郭令海成了当天的丰隆方代表。但几个小时后,郭令灿这个名字就霸占了各大传媒的头版头条。隔天,他就被媒体评为香港十大财阀之一,与李嘉诚、李兆基、郭鹤年并列。

去除在道亨银行中的投资总额,郭令灿在这笔交易中获利超过29亿美元。这笔震惊香江的买卖,也令他坐实了资本大鳄的身份。

这之后,郭令灿便成了香港投资者追逐的目标,但他本人极为神秘,对外从不开口。而政策规定,占股超过5%才予以强制披露,因此,外界并不清楚郭令灿的资本流向了哪些企业。从超过5%予以公告的信息看来,他在之后又相继投资了澳门银河娱乐和东亚银行,消息出来后,这两家企业的股票一度受到热捧。

进入新世纪后,丰隆金融、地产、港口和实业四大版图的霸业已大功告成,整个马来西亚丰隆系,在东南亚和香港共拥有12家上市企业,郭令灿的资产一度超越了堂哥郭令明。

为了做区分,他干脆将马来西亚丰隆更名为国浩集团。

更名划界限,显示郭令灿仍未“吃饱”。2008年1月,他购入了英国朗克集团股权,后在2010年逐渐增持至74.5%股权,成为该博彩集团最大股东。

但英国赌业市场的领头人是同为马来西亚籍华商的林国泰,他的云顶集团全面收购了英国史丹利赌场,后者是英国最大的赌场业者。

屈居人下不是郭令灿的风格,掌控朗克集团后,他又以2亿500万英镑的价格收购另一家博彩企业Gala Coral集团,并计划在交易完成后新建23家英国赌场。这也意味着,他在进入行业之初便做到最大,成为英国最大赌场业主。

郭令灿同样斥巨资投资中国,多年前,其旗下子公司在中国地产界的累积投资额逾30亿美元,在北京、上海、南京和天津拥有200万平方米且持续增长的土地储量,并开发了北京国盛中心东直门、上海国盛中心长风等地标性建筑。

至此,当年一卷草席、8块大洋下南洋的郭家,在两代人的经营下,建立起了一个产业遍布五大洲的“日不落企业”,变身为在东南亚政经界有着深远影响力的庞然大物。【责任编辑/邹琳】

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,直通硅谷,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。LP均来自政府、互联网IT、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。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、通信、互联网、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。决策快、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。
相关文章
他们一卷草席下南洋,如今称雄半个东南亚
他们一卷草席下南洋,如今称雄半个东南亚
逃离北上广 那些回乡创业的人过得怎么样?
逃离北上广 那些回乡创业的人过得怎么样?
“袜子狂人”告诉你“Made in Japan”的竞争优势
“袜子狂人”告诉你“Made in Japan”的竞争优势
团队领导者别忘了,授权之后还要监督
团队领导者别忘了,授权之后还要监督
谈判桌上的情商影响力
谈判桌上的情商影响力
没有深度思考,所有勤奋都是扯淡
没有深度思考,所有勤奋都是扯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