领导没有大格局,团队必然一塌糊涂

【编者按】创业者最终是否能够走向成功,靠的是创业者是否具有大胸襟与气度,是否是一个格局宽广的人。本文通过一些他家之观点,启示创业者如何去更有效的管理自己的员工。

也许你们还记得周星驰的《九品芝麻官》里,有一次马戏班班主从墙角老鼠洞钻进了周星驰的房间,周星驰干笑道:“原来你是个软骨头”。

其实粤语的原版台词是“原来你缩骨”。粤语里的“缩骨”是一个含义丰富的词,来源于“缩骨伞”(即折叠伞)一词,包含了吝啬、自私、好算计、胆小、窝囊等多重意思,大致相当于普通话里“小家子气”,但内含的贬损和鄙夷之意远甚于“小家子气”。

我们科长,节后开工第一天便被人如此形容。广东素有开年复工第一天抢“利市”的习俗,初七一上班,全单位员工便浩浩荡荡地挨个办公室拜年讨红包,各位老总和科长们也都早有准备,红包似雪花飞舞,吉祥话如锣鼓喧天,直到来到我们科室——

“啊?这个……我没有准备红包啊……要不这样,我请大家喝茶吧!刚从家里拿来的茶叶,很香的,水马上就烧开了,大家坐下等一下下就好……”

热火朝天的气氛一下子降到冰点,五六十号人彼此看看,默不作声地转身离去。一出科室大门,压抑的“这人真缩骨”之低语便此起彼伏地在走廊里回响,犹如暴雨来临前云团里沉闷的雷声。

我对科室的其他同事说:“现在你们明白,为什么我们蝉联了六年的先进部门称号,会在他上任第一年就被拿掉了吧?”大家心照不宣地笑着点头。

说实在的,他是我出社会工作十年以来,所见过最卖力勤恳、最完美主义、最雷厉风行的干部,也是个人经历最励志的干部。他以中专文凭、草根背景、一线工人的起点,硬是自学成才,不断进步,三十出头便爬到科长之位。上任之后,不像别人那样稳坐办公室,而是天天走一线巡视检查。从他就任以来,我们的对讲机频道就像战场无线电一样热闹,“A区A区,你们怎么把铁管放在墙边呢?赶快搬走!”、“B区B区,跟你们说过多少次,一定要按规定填写登记表!”……我不得不承认,在他手下,我们的工作作风确实比以前精细和规范了许多。

然而,他仍然是一个失败的领导。因为他没有做领导所需的大格局、大气魄,大智慧。再怎么有小聪明,会算计,注重细节,终究也只是一把格局狭隘的缩骨伞,而不是能带领整个集体乘风破浪的大船帆。

说他格局狭隘,是因为他无论视野、思路还是心胸、气量,都狭窄得令人咋舌。视野和思路的狭窄,使他做不到高瞻远瞩和高屋建瓴,掂不出轻重缓急,辨不清利害得失安排工作全无条理,全凭拍脑袋决定。而狭窄的心胸和气量,不但使他不能广开言路,虚心纳谏,更令他没有承认错误,承担责任的勇气。下面,我举一个工作中的例子予以说明。

我们科室的工作中会用到很多机械设备和电子系统,按照制度规定,它们的维护保养和故障检修应由设备管理科或生产厂家负责,我们科室只需做到规范操作,发现问题及时上报即可。当然,无论是设备管理科还是生产厂家,都不会勤快到“随叫随到”的地步,这种时候,就需要科长出面去进行协调催促。然而我们这位科长却认为:“能自己搞定的就自己搞定,免得还要求别人,看别人脸色”。因此除了一些必须是持证人员才能进行的特种作业之外,大部分的维护保养和故障检修工作如今都需要我们自力更生了。

确实,诸如“一百面过滤筛更换螺丝”、“二十面隔离墙重新刷漆”之类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,我们可以自己做。但是这会耗费整个部门好几天的工夫,占用了做本职工作的时间。于是到头来,分内工作因此受了影响,而单位领导也不会赞赏我们“工作主动”,反而渐渐觉得“那以后就都由他们自己负责好了”。而设备管理科受到了纵容,连特种作业都变得日益敷衍搪塞。但是,恰恰是他们从我们手上抢走了先进部门的荣誉,因为他们在把日常维修保养丢给我们的同时,集中人力搞了几项自主技术创新,在领导面前狠狠露了脸。

如果说换螺丝,刷油漆还是我们能自己做的,那么电子系统故障排除这种瓷器活,怎么也轮不到我们这些没有金刚钻的人来做了吧?他可不这么想:“不要总是麻烦厂家派人过来,他们上次来人的时候,你们不是在旁边看着吗,就没有学到人家排除故障的方法吗?”我们争辩道:“厂家派人是正常的售后服务,怎么是‘麻烦人家’?而且技术员的专业本事,又岂是我们这些门外汉在旁边看看就能学会的?”他听了便勃然大怒:“只要肯学,有什么学不会呢?你们就是自己不上进,不要找借口,马上去修!”

我们一肚子火,打定主意绝不自己去修那系统。偏偏我们组的小组长也是一把缩骨伞,每天只会说“我也没办法,我不照着做,领导又要骂我”。科长说的话,对他就是圣旨。这一年他按照科长指示,自己动手修了四次系统,每次都把个别节点失灵的小故障,硬生生折腾成整个系统彻底瘫痪的大灾难,最后还是得叫厂家派人处理。对这样的结果,科长从不觉得是“自己动手,不找厂家”的指示有错,只咬定是我们组长的水平问题。所以每次折腾都以组长被骂个狗血淋头作收场;而下一次系统出现故障时,相同的剧情还会一丝不差地重复上演。

按理说“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”乃是常识,然而我们科长一拍脑袋便钻进了他自己那把缩骨伞里,不听劝谏,更不认错。类似的事情在他上任后一再发生:大家都觉得某项工作应该采取A方案,他偏要用B方案;等B方案被证明是谬误之时,他第一反应便是指责我们“没有严格执行我的要求”……

格局大的人,气量恢弘如浩瀚沧海,人们与之接触则如沐十里春风;而跟格局小的人打交道,就像被缩骨伞夹住脑袋一样不痛快。我们这位科长,大过年的都能让欢乐气氛瞬间变为冰点,平时科室里的氛围也就可想而知了。大家宁可在工作现场蹲一整天,也不愿回办公室去,因为他一看见你,便会抓住你问三问四,然后找出个破绽把你训斥一顿。后来我们都躲着不见他,他便自己拿起对讲机,用农民喝斥牲口的语气把随便想起的某个人叫到他办公室去,让他找茬训斥。据我统计,被叫次数最多的,就是我们组那个同样缩骨的组长。因为这位组长跟他一样,思路混乱、气量狭小、既无条理,更无担当;因此无论是开展工作还是团队管理,都是一塌糊涂。

(说起来,其实我们组长的位置本来另有人选,但是那位智者大有先见之明:“有这家伙做科长啊,谁当组长谁倒霉”。因此坚拒提拔,只满足于做一个普通员工。)

我们躲他躲到什么程度呢?他不是喜欢下现场巡视么,我们如今在现场干活的时候,都得专门派人做哨兵,防备他突然来袭。有一次我跟另一个同事刚从机械库出来,那同事突然惊呼一声:“那不是科长吗!”立即转身夺路而逃,眨眼间消失在一台搅拌机的背后。我一看,科长离我们少说也有四五百米呢,而且根本就不是朝这边走……每念及此事,我便又好笑又心酸:当年老百姓躲鬼子扫荡,也不过如此吧?

科长大人待人严苛刻薄,但如果他能做到一碗水端平,赏罚公道,那也不算什么问题。然而“缩骨”又有一层“自私、爱算计”的含义。这一年来,他竭力在部门里奖掖拔擢的两人,工作表现和能力都乏善可陈,只不过恰好是他的同校学长和学弟而已。坦白说这两人其实也不是溜须拍马之徒,甚至可以说是被科长一厢情愿地当作亲信,身不由己地获得了特殊待遇。但是科长这样厚此薄彼的行为,不可避免地引致其他同事的强烈不满,这两位“亲信”理所当然地也受到大家的疏远和排挤。此前几任科长治下团结融洽的一个集体,就这样被现任科长的私心撕裂了。

而也许是对科长事必躬亲,吹毛求疵又死不放权的作风感到厌烦,同样年富力强的副科长现在完全沦为一个混吃等死的寄生虫,每天只在自己座位上戴着耳机玩网络游戏。对此,科长大人的态度是视而不见,放任自流,既不给他安排工作,也不对他上班玩游戏表示不满,只管死盯着我们找茬挑刺。这也没什么不对的,缩骨伞晴天收起,雨天张开;缩骨人遇软则嚣,遇硬则萎。我们也没什么好说,只是对科长更加鄙夷,更加离心离德。

所以我们科长一上任就丢掉了蝉联多年的先进部门荣誉,我们小组长每天以“不被领导骂”作为最高目标,却总是被骂得最多最狠的那一个。当部门丢掉了先进称号,科长大人在年会上借酒浇愁,反复念叨“我们明年一定要把先进抢回来”的时候,我们只报之以幸灾乐祸的偷笑。组长被科长当众痛骂,一张老脸比猪肝还难看的时候,我们也只当是在欣赏《疯狂的石头》里道哥痛打谢小盟的片段,打得越狠,我们越乐。我们的心地太阴暗了?或许是吧。不过,曾经上下一心,连续多年独占“先进部门”荣誉的我们,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,自有正当理由。

最后要说的是,科长和组长这两把缩骨伞对工作也不是没有正面贡献。至少现在我们这些普通员工感情都特别融洽(除了科长那两位倍受青睐的师兄弟),因为这两个全民公敌的存在,使我们同仇敌忾、一致对外;产生了深厚的阶级感情,变成了亲密的阶级兄弟。【责任编辑/杨雅倩】

注:本文转载自新浪网,如有侵权,请于我们联系

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,直通硅谷,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。LP均来自政府、互联网IT、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。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、通信、互联网、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。决策快、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。
相关文章
红点吴峰VS熊猫毛圣博:下一个交互周期的创业和投资机会在哪里?
红点吴峰VS熊猫毛圣博:下一个交互周期的创业和投资机会在哪里?
这个投资人说:没创过业,做什么投资人?
这个投资人说:没创过业,做什么投资人?
愿你自己成为太阳,无须凭借谁的光
愿你自己成为太阳,无须凭借谁的光
我一年听了1000场创业融资演讲 大约有30%的点子是一派胡言
我一年听了1000场创业融资演讲 大约有30%的点子是一派胡言
“认知”不升级如何做消费升级?关于品牌、运营、供应链的深度思考
“认知”不升级如何做消费升级?关于品牌、运营、供应链的深度思考
回归商业本质: 新零售大潮下的电商创业故事
回归商业本质: 新零售大潮下的电商创业故事